<menuitem id="snrtf"></menuitem>

        <sup id="snrtf"><menu id="snrtf"></menu></sup>

          <em id="snrtf"></em>
            <em id="snrtf"></em>
              <sup id="snrtf"></sup>
              <dl id="snrtf"><ins id="snrtf"><small id="snrtf"></small></ins></dl>

              <em id="snrtf"><ins id="snrtf"></ins></em>
                <em id="snrtf"></em>

                  <em id="snrtf"></em>
                  <em id="snrtf"></em>
                  <div id="snrtf"></div><div id="snrtf"><tr id="snrtf"></tr></div>
                  <div id="snrtf"><tr id="snrtf"><object id="snrtf"></object></tr></div><div id="snrtf"></div>

                  <dl id="snrtf"></dl>

                    <div id="snrtf"></div>

                    <em id="snrtf"><ol id="snrtf"><mark id="snrtf"></mark></ol></em>
                    <sup id="snrtf"></sup>

                    <em id="snrtf"><ol id="snrtf"></ol></em>

                          <em id="snrtf"><ol id="snrtf"></ol></em>

                          <div id="snrtf"></div>
                          <dl id="snrtf"><ins id="snrtf"><small id="snrtf"></small></ins></dl>

                          歡迎來到成都中國旅行社有限公司官方網站-然途旅游網!
                          首頁>>旅游攻略>峨眉山游記

                          峨眉山游記

                          信息編號:540更新日期:2015-4-1人氣:
                          峨眉山游記一、在路上火車站,此地到彼地的起點。貴陽的火車站像一只山鷹,候車廳和服務廳若兩扇翅膀,鐘樓似鷹頭,起飛的姿勢逼迫你仿佛就要乘坐一列飛鷹出行。陰云在車站上方逶迤,一道光亮從云端透像站頂的鐘樓,時鐘指在十...
                          一、在路上
                          火車站,此地到彼地的起點。貴陽的火車站像一只山鷹,候車廳和服務廳若兩扇翅膀,鐘樓似鷹頭,起飛的姿勢逼迫你仿佛就要乘坐一列飛鷹出行。陰云在車站上方逶迤,一道光亮從云端透像站頂的鐘樓,時鐘指在十九時七分。
                          按照約定在德士克門前和一同前往峨眉山的朋友集中,乘K8898到蓉城再轉峨眉。
                          沙子小美女在德士克紅色夾帶奶黃色的方桌上看報,我進門沒費工夫就找著她,一并出門和零散的友人未曾見面的網上熟人聚合。林二握著我的手,像老熟人不用介紹,我窘態狀地打量林二一番。瀑布魚從出站口方向直奔我們面前,有迅速消失在大家的視線里。個子不高但氣質頗好的一男一女管理員領著我們幾號人進入安檢登上二樓候車室上車。
                          臥鋪車廂里大家忙碌完自己的行李,開始彼此深度認識。哦,原來社區的“iris銘”就在眼前,遠遠地臉兒,大大的水靈靈的眼睛,睫毛好像會說話,隨著大眼睛一起蹁躚,美女絕對的美女管理員。還有一位酷男費我思量,他是哪一位管理員呢?還是美女管理員iris銘說,他是小湯。我心里暗自思忖著,這小湯咋社區的管理員序列里沒見過呢。金黔在線好大啊,好多干將都不認識嘞。
                          林二坐在窗旁,嘴唇上下左右的頻率非常快,沒人吱聲,都伸長脖子對視他的臉部或者眼睛,抑揚頓挫或大笑或嚴肅或狐疑,精彩的龍門陣“那年我回西北把身上所有的錢花光,回貴陽咋辦?賣包兒。在包里放一張百元大鈔故意讓買包人看見,低價的包兒里面還放著百元大鈔,當然別人要買包兒嘍……然后再跑到買包人面前對不起,我的百元人民幣方忘在包里啦……”嘿嘿,林二臉上露出淡淡得微笑。我心里不斷地嘆道,真厲害,林二的口才和思維,大家大開眼界。整個車廂里我們六人眼睜睜地頂著林二到深夜十一點多,婁山關遵義上車才罷。
                          哐啷轟隆的聲響把我們從黑夜帶向黎明,成都平原的朝霞從車廂射來,婁山關從15號車廂來到大伙前,一陣寒暄,彼此問候。沙子梳妝完畢坐在窗口張望新一天的美好。我把她美麗的瞬間連續拍好多照片。大家短暫的忙綠里收拾好行李,隨時等待“人到碼頭車到站”。
                          成都東站。一點也沒認識,我先后四次赴蓉都是飛機,絲毫沒有半點火車站的概念。偌大的火車站,好像是新投運的,燈火燦爛,設施考究,環境整潔,公交的士就在站口,十分便捷。我這人有一個臭毛病,動不動就喜歡以貴陽為坐標說事兒。一看成都東站,傻眼啦,那么貴陽要建這么一個東站似的火車站怕要“驚天動地”。暗自傷感起來。成都啊,慢點,等等貴州啊。
                          成都的公交車好長,和火車一節車廂差不多。林二在成都公交上興奮起來:“嘿,這的公交車是無極變速的”。我走上前打望,嗯,成都的公交車是比貴陽的好。電視放著,報站準確,乘車的人們都斯文翩翩,好有教養的一座都市。
                          成都的路寬敞,橫穿馬路者無,套一根繩子過斑馬線的無。我們要坐峨眉山的長途,從公交上跳下換乘另一路公交,背包客就是我們啦,在成都的街上。好友趣味,簡直和出門務工的農民工沒有兩樣。但是,我們都懷著一顆朝拜峨眉山的心兒飛揚。
                          輾轉到客車站,人頭攢動,峨眉山樂山九寨溝黃龍的班車要有盡有,拍著隊,我們七人像打仗的“穿插班”快速從火車站轉公交到客車站再上峨眉山那班車。
                          大大地松一口氣,沙子躺在高靠背座椅上沉睡,兩個“湯管”被我們一直尊稱為團長團副。把一路的聯系協調購票等事宜一股腦地甩到車外進入異鄉的夢。我一走到異域全身心的細胞都鮮活,一路望著窗外,看不盡成都平原的悠遠。
                          夾江(青衣江),一個多好聽的名字,車上只有一晃而過,夾江是絕對的大,車從橋上過好幾分鐘,那大片的河灘積淀好多的鵝卵石,倘若在車下一定撿幾塊回家作一次遠行的紀念。從夾江過后三十四分鐘又過樂江(大渡河)“影入平姜江水流”難道指的就是這兩條江河?瞎亂猜測的我幾分愜意在山水峨眉中。
                          峨眉山市客車站,是終點站,等待我們的是烈日高照,飛馬懸掛在半空,顯然這兒是一座旅游城市。坐車到噴水池下再轉去報國寺的公交。大家好生奇怪,這兒也有一個和貴陽一模一樣的地點名字“噴水池”,還都在市中心。不同的是間隔千萬里,同名不同宗。
                          在峨眉山噴水池的黃葛樹下坐車向報國寺去,仿佛峨眉山就在頭上,神秘地令人不可知。我以為峨眉山那邊負責接洽的人在報國寺等咱們,恰值中午時分,看來有搞頭。我又陷入暗喜之中……
                          “那兒,峨眉山大酒店”不知誰在車里冒出一句,我趕緊伸出頭張望窗外,一棵大樹下掛著一塊指示牌。哦,原來這才是我們下榻的地方。
                          貴賓接待中心二樓包房,峨眉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市場營銷部的三位人士接待我們這撥貴陽的來客,我甚是激動,一上午的奔勞為這份回家的感覺,內心滿是激情的蕩漾,化作對峨眉山的第一美好印象。
                          峨眉山,我從黔山而來,你是我山外的山啊!
                          二、峨眉山
                          峨眉山在疊嶂的青山里,在綠茵鋪天蓋地的海洋里,倘若不登上金頂,在山麓里在平原上在任何一個角度都很難辨識峨眉山。盡管上下峨眉山,我一直在尋找著那道地球上的“美眉”。
                          顧名思義,峨眉通娥眉,指美人細長而彎的眉毛,把一座山擬娥眉,人化一座山,唯人類為之。峨眉山在四川,從兒時就知道這座名揚四海的山,走近它的時候,我已經半百人生,有的東西或許這一輩子僅僅停留在“知道”這個層面,卻永遠不能親臨,因為一個人的活動半徑是有限的,像人的生命一樣,區區百年而已。
                          身在山中不識山,是千真萬確的。明明白白地我站在金頂之巔,或穿梭在山麓里,卻怎么也看不見娥眉,我走眼了么?青樹茂密的山脈,綠草擁擠的山巒,綠紗帳的寰宇,峨眉啊,娥眉!綠是你深情的衣衫。
                          那是娥眉吧?一山重疊一山,橫看是山,豎看還是山,天師的杰作,山間杜鵑正嫣,有意無意的點綴,山的淡抹,濃妝,總是美輪美奐。峨眉啊,峨眉!仕女般的姿勢。
                          在那潭水邊,我模模糊糊像是看見娥眉,彎彎的,像半月,細細的,像鳥兒的唇,長長的,像擔夫的擔,娥眉是你了,在一片云彩里,在一片霧漫里,在一片蒼天里……金頂是你高昂的頭,雷洞坪是你的玉背,婆娑的山麓是你的舞裙,峨眉山秀。
                          生于山,長于山,山外還是山,峨眉山,我信奉的山。
                          三、金頂云霧
                          奇觀,是自然對人類的饋贈,領略是人一生的慰藉。棲身西南,名垂華夏,峨眉山聳然天府之宇,享四海之譽。
                          霧在3079的地標高度飛去來兮,金色的標識金頂那棟古禪院輕輕地蒙上一片圣潔,我喜歡這樣的若隱若現,融匯虛實的禪理,禪院的鐘聲撞擊的聲波遠洋山下眾生,普渡在峨眉之巔。
                          霧什么時候離去?全憑霧的主觀,人揣摩不出其中的奧秘,只有一句“道非道”的哲言。我想,那墩巨大的鐫刻金頂二字的大石,是知道霧的“蜂擁”和“淡出”的。畢竟,它們朝夕相處幾萬年。像一對永恒的戀人,知根知底知心知面。
                          云總是在霧不帶半點聲響離開后,也是不聲不響地騰起蒼穹,白的像帛,藍的像海,紅的像日。云來的時候,金頂之上總會有一陣“唉喲”的驚嘆聲,疑是人和自然奇觀碰撞的聲音,在金頂回蕩,向云間漫灑。
                          我站在金頂石看見一條藍色絲帶,從東到西沒有盡頭,把雷洞坪那間索道房鑲嵌在浩瀚里,和西游記里的天宮別無二樣,仿佛自己就在天宮的門前,天上人間果真有?
                          不知道是地球在轉動,還是云兒在飛渡,瞬間或頃刻或少許……千米之下的山麓和人家在云的縫隙里隱現,眾生之地,凡塵。在金頂的云愫里正在洗滌我滿身的塵埃。
                          金頂的云和霧,我浮躁的時候會想起你們……
                          四、普賢菩薩
                          人類上下五千年,進步和文明突飛猛進,同時人類的困苦陰霾般地咀咒著無奈。菩薩,菩薩能夠拯救眾生,豈今為止,好多的人沒有離開過菩薩的指引,暗示,覺悟。信仰,一種人類特有的精神夸張,不滅的人類精神。
                          在那條大象夾道的階梯上,我一邊拾階而上,一邊仰著頭朝金晃晃的四面普賢菩薩走近,香火一路。莊重、嚴肅、神秘、虔誠,多種心理元素交織在我的腦際和心里,腳跟每一邁步都蘊含一份微妙的變化。總想把步子邁得循規蹈矩,不要擅自超越佛家圣地的“警戒線”。普賢菩薩的道場就在眼前,三千高處佛光高照。我俯首叩拜,一粒塵埃一個草根,毫無縛雞之力,討普賢菩薩保佑。阿彌陀佛。
                          《大日經疏》云:“普賢菩薩者,普是遍一切處,賢是最妙善義,謂菩提心所起愿行,遍一切處,純一妙善,備具眾德,故以為名。”《大乘經》載:“入山求道,饑寒病癘,枯坐蒲團,是曰普賢;普賢者,苦行也。”這或許就是朝山的人們不遠千里長途跋涉自此的緣由。你看,那位老奶奶,三步一叩首,五步一俯首,還有五腑投地;那個紅衣純情妙女,舉著纖手合攏眉間許愿,愿啊,一個靈肉的祈禱;結群的人們在寺廟里穿梭,點香祭拜,也點燃自己心中的宏愿。
                          華嚴寺里,既富麗堂皇又佛意深深,木魚聲聲,青煙纏繞,普賢在上,一切皆眾生。為我跪在紅色的墊子上,祈求普賢菩薩保佑我無病無災,身子圓潤油亮,堅挺傲立,斗惡魔,祛邪惡,一個西南土著的祈求和愿景。華嚴三圣之一,四大菩薩之一,寶鼎又曰佛之長子,普賢菩薩也。阿彌陀佛。
                          倘若華嚴寺是拜祭的地方,那么普賢佛文化館則是追述的地兒。一尊木質的,一尊銅質的普賢雕像,端坐在佛文化館仿古木玻璃柜里,每一尊盡管年代不詳,普賢菩薩流光四射,是菩薩一定有很多凡人不可知曉的內在,膜拜慢慢在我心中升騰……普賢菩薩保佑!保佑那些普天下從善之人,心地純正之人,好心又好報。幾千年的庶民訴求。
                          銀色的臥龍禪院在四面普賢百米一側,那句:“有感即通千江有水千江月 無機不被萬里無云萬里天”總讓我囫圇吞棗,“機緣”在普賢面前何論呢。應驗佛光、圣燈、云海、日出可否見,一切皆因“感”和“機”。
                          憑欄四望,云海浮移,萬盞明燈,四面普賢,眾生齊拜,峨眉山上佛音輕揚。普賢,中國文化的經典元素,遠遠超出菩薩本身智慧和力量覆蓋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大地。有道是:“十方普賢光耀三界 金銀銅殿 溢彩流光 曠世杰作 驚撼華宇”峨眉山普賢菩薩的山,眾生朝拜的山。
                           
                          五、峨眉生靈
                          斷樹,粗壯,大半截插在半空,還有半截在藤蔓里或懸崖邊或潭水中,在白霧和細雨的帷帳里,神秘和古韻。莫名其妙地給我的添加厚重,一種悲壯的美猶然涌動在我的情感里,此刻此時,我正在峨眉山奔往索道途中的山坳里仰望一棵折斷的大樹。
                          樹大招風?雷轟電擊?不知何故,不知緣由,折斷何時?當時是什么樣的狀況?不知即是結果,結果是未知。內涵里滲透著好多的知之和無知,架構起玄妙,一棵大樹涅槃后再生,郁郁蔥蔥蟬變枯木蒼穹,獨具的姿勢展示著志高的偉岸,與那尊斷臂維納斯多么相像,驚世、美麗、彪悍、藝術。
                          烏蒙的杜鵑密密麻麻,徜徉花樹下吻滿樹花香。峨眉山的杜鵑則高遠,不可身臨其花,只能遠觀和體會,花開萬重山,花在萬峰上,云霧揮手杜鵑深閨露。
                          站在太子坪,倚欄金頂上,峨眉山杜鵑像“迷彩服”般覆蓋千山青翠,一團團,一蓬蓬,一片片,一山峰,一溝壑,一山脈,真情難卻峨眉杜鵑姹紫嫣紅,仙般的境界,恢弘的氣勢,真讓游人心醉。
                          金頂山大酒店有十來株人工移植的峨眉杜鵑。嫩瓣,絹白,瓣尖透著鴿血紅,霧里雨中日灑顯高潔,杜鵑惹地游人流連忘返。
                          上山的那天。在金頂石之下金剛嘴石幾坨石縫間跳蹦跳蹦地冒出一只松鼠。生怕驚動他,幾個大男人悄悄地靠近靠近這只高山上的松鼠,看一個究竟,看一個稀奇。石頭的顏色,和松鼠的毛,幾乎混同一色,只有兩只高速轉動的鼠眼,和翹得老高的尾巴,引人十分逗樂,小小生靈鮮活三千海拔上,峨眉山的靈動慢慢開啟……一座靈動的山。
                          下山的那天,從索道下來,在一個懸崖上的彎樹秋千般地搖晃,猴子?不是,是兩只松鼠像一左一右各占領一支樹丫,哦,該不是街舞。一路下山,一路回望,松鼠松鼠好好跳蹦吧……
                          仔細想起來,第一天上山松鼠在金剛嘴歡迎俺們,第二天下山,松鼠又在山下壁上的樹梢上送別我們……緣啊,這就是緣。

                          相關閱讀觀光游記峨眉樂山專線

                          成都中國旅行社有限公司24小時旅游預訂電話(免費):028-8608-4444(多線)
                          成都中國旅行社  報名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太升北路56號江信大廈19樓1號成都中國旅行社團隊中心
                          Copyright © 2006-2015 成都中國旅行社有限公司 www.egzj.icu | 營業執照 | 蜀ICP備17009231
                          打造云南三张牌

                          <menuitem id="snrtf"></menuitem>

                                <sup id="snrtf"><menu id="snrtf"></menu></sup>

                                  <em id="snrtf"></em>
                                    <em id="snrtf"></em>
                                      <sup id="snrtf"></sup>
                                      <dl id="snrtf"><ins id="snrtf"><small id="snrtf"></small></ins></dl>

                                      <em id="snrtf"><ins id="snrtf"></ins></em>
                                        <em id="snrtf"></em>

                                          <em id="snrtf"></em>
                                          <em id="snrtf"></em>
                                          <div id="snrtf"></div><div id="snrtf"><tr id="snrtf"></tr></div>
                                          <div id="snrtf"><tr id="snrtf"><object id="snrtf"></object></tr></div><div id="snrtf"></div>

                                          <dl id="snrtf"></dl>

                                            <div id="snrtf"></div>

                                            <em id="snrtf"><ol id="snrtf"><mark id="snrtf"></mark></ol></em>
                                            <sup id="snrtf"></sup>

                                            <em id="snrtf"><ol id="snrtf"></ol></em>

                                                  <em id="snrtf"><ol id="snrtf"></ol></em>

                                                  <div id="snrtf"></div>
                                                  <dl id="snrtf"><ins id="snrtf"><small id="snrtf"></small></ins></dl>

                                                  <menuitem id="snrtf"></menuitem>

                                                        <sup id="snrtf"><menu id="snrtf"></menu></sup>

                                                          <em id="snrtf"></em>
                                                            <em id="snrtf"></em>
                                                              <sup id="snrtf"></sup>
                                                              <dl id="snrtf"><ins id="snrtf"><small id="snrtf"></small></ins></dl>

                                                              <em id="snrtf"><ins id="snrtf"></ins></em>
                                                                <em id="snrtf"></em>

                                                                  <em id="snrtf"></em>
                                                                  <em id="snrtf"></em>
                                                                  <div id="snrtf"></div><div id="snrtf"><tr id="snrtf"></tr></div>
                                                                  <div id="snrtf"><tr id="snrtf"><object id="snrtf"></object></tr></div><div id="snrtf"></div>

                                                                  <dl id="snrtf"></dl>

                                                                    <div id="snrtf"></div>

                                                                    <em id="snrtf"><ol id="snrtf"><mark id="snrtf"></mark></ol></em>
                                                                    <sup id="snrtf"></sup>

                                                                    <em id="snrtf"><ol id="snrtf"></ol></em>

                                                                          <em id="snrtf"><ol id="snrtf"></ol></em>

                                                                          <div id="snrtf"></div>
                                                                          <dl id="snrtf"><ins id="snrtf"><small id="snrtf"></small></ins></dl>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